FC2ブログ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1
竈猫というのは、これは生れ付きではありません。生れ付きは何猫でもいいのですが、夜かまどの中にはいってねむる癖があるために、いつでもからだが煤できたなく、殊に鼻と耳にはまっくろにすみがついて、何だか狸のような猫のことを云うのです。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ackback --  |  comment --
2008
07/20
Sun
12:57:59
Category【 随想 】
題目的意思是,“那天,我們的生命比衛生紙還輕”。一部日本製作的電影,講的是上世紀二戰時期日本俘虜的故事。下了很多天,一直提不起興趣看,昨天實在太無聊,便又翻了出來。沒有期待,卻給了我如此多的感動,絕對是部值得看的電影。
我特意去看了一些評論,非常驚訝,這電影里連中國兩個字都沒有提到,怎麽就跟政治扯上了關係,有些網友覺得二戰背景就不看,說什麽日本這類型的電影有洗腦的用意。我看得少,不知道其他電影有沒有這樣的事,但至少這部電影絕對不是。雖然題目說生命比紙還輕,但我在看的時候,感到整部電影都在反問“我們的生命真的應該比紙還輕嗎”。放在今天,這個問題的答案在大多數人眼裏是很明確的,生命比什麽都重要,之前的四川地震,我們的政府也給了我們這樣的答案,只要有一綫希望,動用再多的人力物力,只要能救出一個人也是值得的。可是在那天,在那個時代,生命確實是那麽的一文不值,不僅是日本的軍人,其他國家,包括我們國家的解放軍,壓在生命之上的東西太多太多。日本那種在我看來能稱為變態的武士道精神,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都用其他的表現方式存在著。
“求生”是動物的本能,所以也是人類的本能,但是人類在擁有了思考能力之後,便開始質疑自己的本能,我們開始尋求自身的價值,創造人類整體的價值,在這過程中,本能常常是絆脚石,否定它才能往前走。這就好像是一個人的成長,小時候,總愛走極端,不是錯的就是對的,不是好的就是壞的,不是就是白,不是圈就是叉。如果我們是勇敢的就不應該害怕,如果我們是堅强的就不應該軟弱,如果我們是認真的就不應該粗心大意。長大後,回頭看走過的路,我們總是在判斷什麽是饒遠路什麽是走對到了路,什麽是應該的什麽不應該的,難道除了這種是與非的方法以外就沒有其他的方法來看待世界上的一切嗎。當我們在是與非的世界裏走累了的時候,就開始把原來摒弃的本能找回來。順著本能,我們發現,勇敢與害怕並存,堅强與軟弱並存,認真和粗心並存。
那麽那個變態的武士道精神,和求生的本能是不是也是並存,我想這是當然的,如果人類對于生死是無所謂的,那武士道精神又何來的大義和淒美呢。
所謂的人生價值這種事情對于個人來說實在無可厚非,雖然我覺得武士道精神很變態,不能接受,甚至嗤之以鼻,但是把這種精神貫徹到生命最後一刻並且認爲是成就了人生的最高價值的那些武士們恐怕我也沒有資格對他們說三道四。但是我很想說,如果這些“價值觀”不是像本能那樣刻在基因里的,那到底是怎麽形成的呢,,那些使我們接受這樣的“價值觀”的因素,必須要全盤接受嗎。如果連這個問題都沒有考慮過就豁出性命,那也太輕視生命,太輕視人生了不是?世界上是沒有後悔藥的,但是只要活著就會有新的髮現。
如果連“求生”本能都可以去質疑,那麽被時代和社會賦予的“本能價值觀”又有什麽不可以去質疑的呢。質疑不是否定,只是去思考,然後給自己更多的選擇,從而讓自己活得更好。
影片里的二郎就給了自己更多的選擇,爲了讓自己活下去,爲了讓自己活得更好,努力著。
最后他還是被腦殘人士拖累而死,而真正殺死他的是當時的日本政府和日本社會,爲了自身的目的對民眾進行洗腦,實行愚民政策。我覺得影片完全沒有避諱對過去日本社會的殘忍的披露。而翻譯組據翻“大日本帝國萬歲”這個舉動實在可笑,學日語,看日本電影,甚至有的還在日本公司上班,或者是留學在日本,為日本社會服務,卻要矯這個情。非得時時刻刻不忘翻舊帳,處處不忘體現愛國之心,真是讓人匪夷所思。你們的民族感情是可以理解的,不過一邊翻譯著日語,一邊仇恨著日本,你們不累嗎?還是說之所以可以這麼做,因爲仇恨不是感情上的而是思想上的甚至是輿論上的,簡單點講,你們的腦子在恨心卻沒有恨。不是嗎?
難得講那麽多,亂七八糟的,收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TrackBack-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