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1
竈猫というのは、これは生れ付きではありません。生れ付きは何猫でもいいのですが、夜かまどの中にはいってねむる癖があるために、いつでもからだが煤できたなく、殊に鼻と耳にはまっくろにすみがついて、何だか狸のような猫のことを云うのです。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スポンサー広告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ackback --  |  comment --
2008
10/15
Wed
21:32:34
上野動物園
Category【 未分類 】
この間、上野動物園にいきました。楽しかっ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
09/13
Sat
12:51:34
愛してるよ
Category【 未分類 】
8月28日在留,9月17日簽證,10月3日出發,待ってください。
2008
08/01
Fri
22:17:58
Category【 未分類 】
今天アオイ收到了前幾天搶定的情侶裝,好靈啊。一定要放上來給大家看看。zz的那件當然是格主的,mr的那件是アオイ的。一件是s一件是m,連尺碼都是ms,命中注定啊。
080801s.jpg
080801m.jpg
2008
07/25
Fri
09:25:44
野猪和蛟龍
Category【 未分類 】
“前有野猪不知命,自認自己是蛟龍;待有蛟龍真出山,東海無浪亦無風。”Y同學於2008年7月24日題。這裏面的野猪就是某Z姓的笑嘻嘻,蛟龍當然就是本格主啦啦啦。
事情是這樣的,我簡單概述一下。7月23日下午笑嘻眯突然要求網管YX同志搬走我的電腦,並解釋說我不再需要用電腦,當場我就表示不會配合這個動作,但是自知無法阻止,便將電腦中不需要的私人文件删除,需要的私人文件和財務等重要文件拷貝至C盤,並在D盤下(即原目錄下)留下與原文件夾相同名字的壓縮包方便網管拷貝。這麽做一方面是爲了保留我自己的私人文件不被人看見,留待第二天拿硬盤去拷貝,一方面也爲自己保留原始的完整的財務數據。因爲我相信網管是不會重裝系統,格盤的。但是事情的發展非常的戲劇化。7月24日中午我接到D老師的電話,聽得出她非常生氣,質問我有沒有删除公司的資料,我否認,她似乎不相信。下午1點多我又接到電話,還是D老師,她的生氣顯而易見,幷且不相信我的話,那個時候我就明白有人在挑撥離間,但是事情是超過我的想像的。
2點07分到了公司,我還不瞭解什麽狀况,打算拿硬盤去拷貝昨天留下的私人文件,這時候我的電腦已經被搬到了編輯部,剛要開電腦(還沒開),就被一旁的廣告業務X同志提醒說,我動這個電腦必須取得笑嘻嘻的同意。我去隔壁笑笑笑集中營,告知笑嘻嘻我要用電腦,他說“小Z你删除公司資料,後果很嚴重,現在要報警。”什麽!唬我!那就報警吧。我們爭吵起來,我也越來越氣,我反反復複地强調沒有删除文件,但是他們的態度讓我詫异,他們怎麽就一口咬定我刪了呢,笑咪咪還反過來跟我强調,删除是要負法律責任的。暈死~笑嘻嘻一邊說還一邊拿支筆不停的指我,我搶過筆,扔在地上。然後野猪和蛟龍的戰鬥開始,可惜的是蛟龍幻化成女兒身實在不敵比自己體格上就大了幾圈的野猪,而且這只野猪以前在部隊里被飼養,他使出專業擒拿術,扳過蛟龍的小細胳膊,將蛟龍壓在桌上,之後推開蛟龍將其頭部撞在某突起的堅硬物上。今天25日,我的手臂上有明顯的烏青和抓傷,頭部太陽穴被撞擊處有腫塊不能碰觸,很疼。
爭吵結束後,我打電話叫來救兵,叔叔一家三口剛到,就看到笑嘻嘻和兩位警察從集中營出來,叔叔還沒怎麽說上話,警察就邀請我去派出所,被侮辱的感覺衝上腦門。無論如何也看過電腦再說吧,我提出這樣要求,並當著D會計,YX網管,還有兩位警察的面,將C盤D盤下的東西直接找出來,事情很明顯了,笑嘻嘻終于無話可說。當時的我提出了必須要笑嘻嘻道歉的要求,現在想來這個要求太低了,我沒有認真去想究竟發生了什麽使得他們所有人一口認定我删除了。即使是文件被找出來,仍然有人認爲這裏面是我在做小動作,我删除了但是又找回來。天大的冤屈,更冤更讓人憤怒的是,網管運用專業的技術,將我删除的私人文件找出來,我沒有删除的私人文件及財務文件也找出來,在我到公司之前,所有的文件都被笑笑笑們還有其他人過目過,不僅過目還將文件拷貝到野猪的電腦里。這是侵犯個人隱私,這才是觸犯法律。
除了給D老師面子以外,我實在找不到其他容忍這件事情理由,我真想告他們。第一條誹謗,第二條侵犯隱私,精神損失費1万元。可是我現在似乎還要在工資上做讓步,窩火,搓火~
————————————————————————————————————————————————————————
吃一塹長一智,這次的學費不是白交的。一直以來我都是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為原則,就因爲這樣使自己反反復複處在被動的狀况,再來自己的警覺性太差仍然太天真,應該在事情發生之前就瞭解到野猪幫一定會想辦法刁難自己的。

兵法裏面不知道是不是有“先下手為強”,“先聲奪人”這兩招,不過現在野猪幫就是這麽做的。如果我早一點把私人文件整理好,至少23日那天突然換電腦我這邊不會那麽倉促,但是如果有人硬要挖人隱私,我這個非電腦專業的怎麽才能保護自己呢。
而“先聲奪人”就要好好解釋一下了,“删除公司文件是觸犯法律”這句話不是法官說的,不是警察說的,第一個說的人我猜想就是野猪,這句話爲什麽到最後會被大家都接受並認爲是對的呢。首先是偷換概念,什麽樣的做法叫做删除公司文件?爲了保護公司的文件,將其暫時放在其他地方(比如個人硬盤),這能叫删除嗎?公司文件到底指那些文件,如果個人爲了工作方便而做的臨時文件也被稱為公司文件,只要在公司電腦里的就被稱爲公司文件的話,那我不是天天都有可以做删除動作。觸犯法律,是哪部法,是哪條法,這法到底怎麽說的,到底誰清楚。其次省略前提和後果,在什麽狀况下,怎樣的删除公司怎樣的文件,造成了怎樣的後果,觸犯了那條法律。
說到這裏,可能有人覺得我在詭辯,那具體說到這件事情上,就很清楚了。
作爲出納,對公司負有保密的責任,對自己負有保護的責任,在原先工作的電腦被突然拿走沒有電腦的情况下,爲了公司我應該把數據從這個電腦中删除,因爲財務數據包括工資是不允許別人看到的,當然也不會允許一個新來的廣告人員看,當然在删除之前我必須做備份,另一方面為了自己,防止有意要整我的人改動我的數據,我也應該為自己做備份。所以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即使我23日真的把數據全部删除備份至自己的硬盤也完全是合情合理的。而我之所以沒有這麽做,是因爲我沒有帶硬盤。所以我采取了最低程度的保護措施。
而結果是,我的任何保護措施在網管的面前都是無力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網管能找到我刪掉的東西,卻找不到我沒有刪掉的東西,大笑話!
2008
07/20
Sun
18:18:33
我家的鼠鼠
Category【 未分類 】
星期天特別有空,給大家介紹我家的小成員之一,鼠鼠(這名字真沒創意,也沒愛意)。鼠鼠大概是今年年初的時候來我家的,它是我弟弟Lsan的某鼠鼠的兒子或者女兒或者孫子或者孫女,主要情况就是他家的某某鼠鼠和某鼠鼠太會生了,超生的結果就是資源不濟。最後鼠鼠就離開了父母或者爺爺奶奶(你煩不煩啊,都知道你不清楚狀况了),來了我家。
fIMG_019.jpg
居住條件一般,籠子比較小不過對一隻鼠鼠來說該是够了吧。
fIMG_0203.jpg
唯一的娛樂設施就是那個人力跑步機(是鼠力啦)。鼠鼠小的時候很喜歡,現在體型過大,跑起來很容易摔下來,就很少跑了。所謂的越肥就越不動,越不動就越肥。
fIMG_0204.jpg
看到了吧,現在這個跑步機只是用來乘凉睡覺的,天太熱了,誰還願意窩在木削裏面睡覺啊。不放木削少放木削都不太可能呢,因爲拉屎拉尿的很臭很麻煩。
fIMG_0206.jpg
其實我已經給我家鼠鼠實行了兩三個月的减肥行動了,所以它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飲用水上了。(哪門子的希望啊,你只是想看圖說話而已)
以前我天天喂它,但是每次的量很難把握,弄得太多,它就有得挑了,麥啊什麽不喜歡吃就不吃,最喜歡的是香瓜子,變成了一隻非常挑食的鼠鼠,我就不明白了爲什麽我家的小成員都那麽挑食呢。再加上那段時間鼠鼠真的太胖了,所以决定給它减肥,3天左右喂它一次,直到食盆里的東西沒了,再給新的吃。這樣幾個月總算瘦了點了吧。
哼,想挑食,沒門。(鼠鼠曰:ひとりぽっち、寂しいすぎるTロT)

p.s.私人相册裏面有大點的照片。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